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世绘

赵本山谈及徒弟现状时称:小沈阳现在有点晕

2020-03-26 00:50:09 我要评论

  春晚小品《不差钱》中,赵本山一句“精辟啥?那是屁精”引发了争议。前日接受媒体采访时,赵本山对此做出回应:“我觉得挺无聊的,我哪知道‘屁精’还有这样的意思?不过,不管对方出于什么样的心态,我觉得都要给予理解。”而谈及徒弟小沈阳,赵本山希望媒体不要过度打扰他。  

  最看重

  捧红徒弟的成绩

  今年,赵本山获得第11个“小品王”的称号。但这个称号和力捧徒弟小沈阳的成绩相比,本山更看重哪个?“我更看重有后人、有接班人、有在这个晚会上能代替我的人。他们是我的学生,就等于是我的孩子,我非常高兴。我不是不能演了,我只想尽量把他们往前推,等到过一段时间我不上了,就在后台指挥指挥。”

  除了小品之外,赵本山还有什么梦想?“经营好二人转,放大自己的快乐,其次是带着老婆和孩子周游世界。”

  不希望

  小沈阳过度曝光

  赵本山向来注重对弟子德行的培养,有爆料称,春晚过后,赵本山为弟子小沈阳的成就落泪。但他前日表示,不希望小沈阳现阶段过度曝光。“希望大家先不要对他打扰过度,他现在不知道自己火成啥样,有点晕。我告诉他,还是要先稳下来,平静下来,忘掉一切,重新开始,回到剧场,好好演出,好好给观众带去笑声。”

  如今小沈阳红得发紫,必然要承受成名带给他的烦恼。最近,网上有不少关于“小沈阳总逃不出男扮女装的套路”、“小沈阳戏路太窄”的争议。作为师傅,赵本山怎样看这样的争议?他给徒弟规划了怎样的未来?对此,赵本山回答说:“关于戏路宽与窄的问题,我觉得小沈阳首先要坚持民间路线,坚持二人转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C04a据《广州日报》报道

  相关链接

  导演嫌我脏,差点换掉我

  赵本山回忆初上春晚:

  导演嫌我脏,差点换掉我

  日前,杨澜赶赴沈阳为赵本山制作了一期《杨澜访谈录》。

  杨澜:还能回想起你当年第一次上春晚时的情形吗?

  赵本山:记得。当时我跟黄晓娟合作《相亲》,导演组差点把我换掉。导演组特别不看好我,就觉得我这个人怎么脏兮兮的,觉得我这个人不行。

  杨澜:今年《不差钱》中描写了青年人想成名的不易,我想问一下,你当年有“毕姥爷”吗?

  赵本山:其实这个小品跟我当年的经历很像,丫蛋就是当年的我,很多人都是我生命中的“毕姥爷”,县里文工团来人的时候,我就觉得是“毕姥爷”来了,赶紧给人家送农村的地瓜、高粱酒。


相关阅读:
BJL电影 http://www.bisheng10.com